南下记:美食之城广州与创业之都深圳

4 月 16 日下午 4、5 点的样子抵达广州住宿的地方,这是一家距离广州南站步行需半个多小时的小旅馆,位置有点偏僻,不过周围的小旅馆比较多,吃饭比较方便。到了旅馆登记信息,应老板要求,帮忙在携程上刷了一个单,然后收拾东西,洗漱,外出吃饭,回来后写了上一篇《南下记:一路苏杭,春暖花香》

广州行

4月 17 日中午,来到和零丁、00约定聚餐的地方——一家位于广州江泰路的牛少·牛花粥店。当我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在临窗的地方就看到了 00,发现她的气色比前几年好多了。我来的时候,他俩已经到了。走进来,坐下,我拿出背包,一人送了一盒我在杭州龙井村买的茶叶。

图片

我们几个也是有三四年没见了,我和零丁认识于 2016 年的写作课,和 00 认识于阳老的线下活动,我记得当时第一次见面我们是要讨论有关“如何学习”和“知识树”的内容。

零丁变化不大,还是喜欢说话,不过职业和兴趣方面发生了改变,离开了原来的游戏行业,现在某个工作比较清闲的公司上班,关注点放在了副业上。这次见面发现,他原来一直在研究“脸盲与非脸盲”,吃饭的时候就给我们科普了一下脸盲对人际交往、行为偏好的影响,以及以遗传性和社会化、理性与感性进行四象限划分的感感、感理、理感、理理四种类型的特征。

00 呢,像我前面说的,感觉她的气色确实比第一次见面时好多了。经过 3 年的自由职业,目前在家涉及政务领域的公司工作,周末会定期出来进行咨询。

吃了差不多 2 个小时的饭,由于零丁下午还有事情,我们就此别过。哎,当时忘合影了。

在吃饭的时候,另一个在广州的朋友广鹤发来微信说,下午她有时候,可以带着我转转广州。我说好呀。然后在聚餐后,零丁去忙自己事了,我和 00 则到广州塔那里等她。

图片

去广州塔的时候,天有点阴,下起了蒙蒙细雨。我和 00 在地铁附近的一家饮料店里,一边聊一边等广鹤。半个多小时后,她来了。00 回家,广鹤则带着我沿珠江逛了一圈。和我介绍了广州的商业区、城中村、楼市、中轴线等等,然后一起去了陈家祠和西华路,到那里品尝了老广的美食。

图片

晚上我一个人逛了荔湾湖公园,还进去看了一家能睡觉的书店1200book&bed。

图片

当天非常不幸的是,我的身份证丢了……晚上坐地铁回去的时候,摸口袋才发现,身份证没在,估计是骑车或者吃饭的时候,拿东西带出来了。

然后,为了寻找身份证,第二天上午,沿昨天的路,没找到,去派出所询问是否能办身份证,结果需要广州居住或工作证明才可以。后来一想,找不到就算了,等返回北京再办吧。下午的时候去了老城区的多宝路、永庆坊,吃了份双皮奶和猪脚姜。

老城区给我的印象是生活的烟火气非常浓,很热闹,另一面则就是有点破败,许多老房子都空着,房顶长满了荒草。

图片

晚上的时候,约的是一位 K12 领域工作的朋友罗倩,本来碰面的地方是一个叫湛江鸭仔饭的店,后来发现找不到,一路走最后找了一家牛杂面的小店吃了饭,然后在附近麦当劳坐了下来。我们聊了广州在线教育的情况,城市拆迁与广州土著的生活,还有写作、社群生活、职业发展等等。

晚上 22 点 20 分,我坐上去往深圳的高铁,开始了下一个城市。

深圳行

到深圳的时候大概是23 点 40 左右,因为之前预定的青旅客满了,在老板的帮助下换到了另一家,先睡一晚。

图片

第二天,也就 4 月 19 日,上午我开始找新的旅店。在深圳的老同事建议住在怡景地铁附近,因为他家就在附近,方便见面。于是在美团上,我找了一家附近比较便宜的住下了。

因为来深圳之前,已经约好了几个朋友。这次第一个见面的是黄忠,他之前在京东和腾讯工作,2019 年来到深圳开始创业,有 2-3 家公司。我们约的是下午14 点在宝安区的一家太平洋咖啡厅见面,但因为路不熟悉,我迟到了十来分钟😅。

那天聊了一下午,黄忠和我分享了他那段时间离开公司后的创业经历,投资者看好什么样的创业者,他自己身上欠缺哪点以及是如何弥补的,以及哪些人群确实必须要抓住。

他说,投资者比较青睐创业者身上有这么几点:

  1. 具备学习和自律的能力,它以是不是名校来判断;

  2. 是否来自名企,是否熟悉组织架构或带团队的能力;

  3. 你在这个名企是否具备走完某个业务的闭环经验。

他说,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次创业决定还是走对了,虽然看起来自己当时缺少最后一项,有点早了,但说实话即便回到腾讯或者京东,也很难有这样的经历。反而是经过这一段一线的经历,让我迅速弥补了这个缺失。

因为我也有创业的想法,在聊的时候,他还和我分享了几个他看见的商业机会,看我是否有兴趣。经过这次聊天,我也理清了自己的一个误区,那就是不要想着一步到位去做自己热爱或理想的领域,也可以以从其他驱动创业,以此训练自己以后做理想事业的能力。

为什么呢?因为受他的启发,我发现了几种创业的驱动:

  • 机会/市场驱动:看到某个行业的大机会或痛点(压过其他心理驱动);

  • 用户驱动:有了大量粉丝或社群成员后,才开始创业;

  • 赚钱的欲望驱动:典型的就是做生意,做项目;

  • 擅长某领域+野心驱动:比如垄断某个片区的代理后,创品牌自己来干;

  • 以热爱和理想驱动:这种一般是不管擅长与否都想开始创业

黄忠的创业属于第一种,而我原先想的创业,属于最后一种,偶尔也会夹杂着第一种(比如临期食品)。经过这次聊天和自己的体会,我发现,单凭热爱和理想去创业,失败的几率会很高,因为中间也缺少许多步骤或台阶,总妄想着一步抵达目的地。

当然,创业不可能等万事俱备才开始,但最基础的留足 3-6 个月的口粮是必须的,而我目前说实话还真欠缺这点。除此之外,用户方面还不够,所以我创业的小火苗又暂时熄灭,再积累一两年。

一直聊到 17、18 点,休息了一段时间,我们约另外两个两个朋友左左、Shera 到附近的一家餐馆聚餐。结果吃的时候,黄忠接了一个电话,才想起今晚还有一件非常紧要的事给忘了(什么事呢?哈哈哈,在这里就不透露了)。匆匆吃完,他赶紧去补救,而我和左左呢,则被 Shera 带到另外一个场地——渊明烧烤,继续今晚的聚餐。

图片

Shera 也是一位“内向的勇敢者”,我们之前在微信上并没有多聊过,这次是第一次见,不过双方并没有陌生感。她用自己的故事告诉我,要主动去争取有利于自己的机会,勇敢的去落实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要太在意给自己设限的偏好,不要“证实”自己怎样怎样,要去证伪。因为所有我们脑海中成型的理念,根本不是「被证明的」的结论,而是「还未被证伪的」结论。

确实,对我个人来说,太把“自我的偏好”看高了,那些限制自己的偏好,只是未经证伪的自我标签,不能把它作为真实存在。就像我曾经写的过一篇文章我们所感受的世界,是大脑这个虚拟现实发生器所模拟出来的虚拟世界,而非真实世界,而我们思维的基本任务,不是认识客观事物的本来面目,而是找到最佳的活法。所以,想要有所突破,提高自己的社会适应力,就要注意以现实为基准,而非头脑中臆想的念头和给自己贴的标签——特别是让你受限的标签(诸如自己不是适合 XXXXX 这类的标签)。

第三天一觉睡到上午 10 点多,然后收拾东西,吃饭,出门,到宝安区固戍那里见一个潮汕的小伙子邱升。在这次南下之前,我发公众号信息说要到深圳等几个城市,他就给我留言说到了那边可以约,于是我们就定在了 4 月 20 日的下午 2 点左右见面。

图片

聊天的时候才知道,他 99 年的,早早就出了学校,现在在眼镜店工作,接下来的在光明区开的新店自己有一二层的股。他说,潮汕人都有做生意的传统,许多年轻人不喜欢读书,就愿意早早出来闯荡,做生意。

确实,近年来我感觉到北方和南方的人文有很大不同,北方重面子,要影响力,南方重实惠,会搞钱。

了解到深圳的许多眼镜店还只关注线下的门店,而且竞争也比较激烈,我就建议他想办法拓展线上,可以利用老客户来启动。顺带他还给我配了一副眼镜,如果有人去深圳,可以到找他配镜哦,有优惠,店名叫茂昌眼镜。

晚上和老同事老金一起,约到罗湖区凤凰路的一家椰子鸡店吃饭。他是我刚参加工作时的主管,2015 年到现在也是有5、6 年没见了。之前在北京工作,来深圳也有两三年了。

图片

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是聊了好多,比如这几年的各自经历呀,他在深圳的生活呀,未来要创业等等。吃完饭,我们顺着街道,去他家里坐了坐。

第四天上午,本来想去深圳工业展览馆,结果因为身份证丢了进不去,只能返回。下午去了盐田海滨栈道,看海。结果当天可能来回跑,再加上地铁空调有点冷,身体不舒服,导致晚上和卓璇在捞王吃猪肚鸡,没吃多少,还剩下了菜😅。吃完饭后去逛了逛欢乐港湾,然后赶往当晚最后一趟地铁。

图片

因为在深圳也待了好几天,我计划先回北京把身份证办了,然后再去下一站。于是就订了 4 月 22 日回北京的飞机。在离开深圳的那天上午,我还约了另一个之前未曾见面的朋友韦海生,他是做跨境电商生意的,平时喜欢读书和喝茶。

图片

和他聊了之后发现,与黄忠拉投资创业的路子不同,海生的更偏向于生意,小本买卖,就几个人搞赚钱就行。我觉得这类路线更适合于非名校名企的普通人,因为没有很好的背书和资源,很难拉来投资,所以需要自己一步步积累,虽然会比较慢,但也避免了被资本吞并或驱逐的风险。可以说各有利弊。

图片

从 12 日出发到现在 22 日,差不多 10 天时间,暂时告一段落,回北京修整下,然后去成都和上海。下一篇我就介绍下这两个城市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