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iang's Blog

我们应该学习什么样的知识?(下)

在上一篇,我们分析了为什么许多人会在信息日益丰富的今天感到“知识焦虑”;接着我们介绍了知识管理的经典模型,DIKW 模型和教育的两个阶段。理清了,人们在获取知识过程中常见的误区:

  • 互联网把许多知识处理成了信息,人们又把信息当成了知识

  • 学习目标与学习内容错位,将“贵族学习”当成了“平民学习”,

接下来,我们就介绍,针对如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在当前全社会贩卖“知识焦虑”和快速变幻的时代,我们应该学习什么样的知识。

学习作为“工作人”的知识,安身立命。

首先,我们应该学习一切与自身工作相关的知识。

1749年富兰克林在《关于滨州青年教育的建议书》里就曾建议年轻人,在学习经典领域的知识之外(用他的话来说,这类知识是“装点门面”),更要从未来将要从事的若干职业出发,学习这两方面最精要,最有用的知识。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在学习哲学、文学、艺术这类经典领域的知识外,更要学习经济、管理、计算机等实干型强的知识。

如今,许多人在工作之余参加的学习活动,还延续着在学校的习惯——讲师在讲台或者视频里讲,自己在下面听。结果也一如在学校的一样:不做作业,课听完就完了。而且,还有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工作比较忙。许多参加过学习班的人都有这样的体验。为什么?因为在学校学习时,是兴趣驱动, 没有兴趣自然就不学了,工作之后的学习也是这样,感觉课程内容没意思,不吸引人于是就不再学、不做作业。却忘了,进入社会已经是工作阶段了,不再是学习的游戏阶段。

事实上,现如今商业社会发展迅速、知识的更新换代非常快,学校不再是学习的最佳场所,工作才是。我们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就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内容。而问题的性质和分类构成了我们学习的课程或任务。

从词源学上将,英文中的“课程”(curriculum),在拉丁语中是“跑道”(racecourse)的意思。所谓的课程,就是古典时代竞技运动的“跑道”,它是拼搏的地方。现代课程理论之父博比特指出,应用到教育中,这个词意味着孩子和年青人都必须完成和经历的一系列事情,而完成的方式则在于提升自己的能力,漂亮地完成成人生活的事务,以及在各个方面成为一个成人应有的样子。

对在工作阶段的人来说,兴趣驱动不该占主导地位,问题驱动才更有意义。工作是每个人的安身立命之本,它支撑着我们的衣食住行、旅行娱乐、购物、医疗。此外,我们的经济收入、个人形象、社会关系、社会地位、声誉名望也多系于工作。所以,为工作而努力提升自己,是我们的第一要务。

那么,作为工作者,我们应该学习什么知识呢?

第一,要学习“效率工具”相关的知识并掌握它们,比如所有的职场人都应该掌握 Office 办公技能;产品经理应该学会的 Axure 、Mockplus 等原型设计工具;运营和市场人员应该掌握的 CRM表单、脑图软件等;设计师应该掌握的 Adobe Photoshop之类的作图软件;还有管理者常用的团队协作工具等。荀子在《劝学》中“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就是这个意思。

其次,学习“工作内容”方面的知识。如果你的工作是运营,你就应该学习用户拉新留存促活等知识和技能等。如果你是产品经理,你就应该学习并掌握原型设计、交互设计、竞品分析、用户心理,排榜优化等。如果你是市场营销人员,你就应该学习信息搜寻和分析、消费者心理、广告公关、沟通、谈判、执行等知识和技能。总之,我们工作内容模块就是我们学习的内容模块。

最后,许多人意识不到却非常重要的知识——职业生涯。它就像你的一幅职业发展地图或 GPS 导航工具,有了它,才能让你你在自己的职业发展过程中少走弯路。

当然,除了学习当下工作中需要的知识外,我的建议是,我们还需要为未来做准备——学习你一年后、三年后要做的工作知识和技能。它们会让你之后的晋升、跳槽、转行更容易。

此外,还有代表时代主题特别是当代商业社会主流的知识,比如现今互联网背景下的网络科学,具体如计算机编程、深度学习。当今,一个人如果学会编程,他不愁找不到工作。

2 学会作为“社会人”的知识,理解你所处的周遭世界

前面,我们说了作为“工作人”的知识,接下来,我们说说作为“社会人”的知识。人生在世,就是为人处世。而想要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看成功学不如看人类学、社会学。学习人类学、社会学

首先说人类学。人类学是一个研究“人的科学”,主要涉及我们所处的世界体系,权力及性别问题,婚姻、家庭和亲属关系,以及宗教问题。它有四大分支:生物人类学、考古学、语言人类学和文化人类学。人们常说的人类学一般是文化人类学。了解人类学,有利于我们用“他者”的眼光去重新审视我们身处其间、非常熟悉的世界。就像英国社会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曾经说的那样:

若我们怀着敬意去真正了解其他人(即使是野蛮人)的基本观点……我们无疑会拓展自己的眼光。如果我们不能摆脱我们生来便接受的风俗、信仰和偏见的束缚,我们便不可能最终达到苏格拉底那种“认识自己”的智慧。就这一最要紧的事情而言,养成能用他人的眼光去看他们的信仰和价值的习惯,比什么都更能给我们以启迪。

与人类学紧密联系的是社会学。社会学的首要智慧是:事情并非表面看上去的样子,揭露真相是它的母题。社会学有助于我们分析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可以让我们有能力在理解更大的社会背景下,思考它对于形形色色个体的内在生命与外在生涯的意义。就像美国社会学家美C.赖特·米尔斯所说的那样:

个体若想理解自己的体验,估测自己的命运,就必须将自己定位到所处的时代;他要想知晓自己的生活机会,就必须搞清楚所有与自己境遇相同的个体的生活机会。

社会学告诉我们应该如何思考与思考什么、该做什么与不该做什么,以及如何与现实世界进行互动。只有正确地认识到我们的思想和行动由我们所处社会地位决定的程度,认识到我们不是完全自由的,我们才能对改变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世界作出更加切合现实的选择。

也就是美国社会学家彼得•伯格所说的:

社会把光明分配给一些人,把黑暗分配给另一些人(包括略微修补后把黑暗和“病态”画等号的现代机制)。社会学知识有利于培育这样的意识: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命运抗争;在属于自己的短暂的生命里,人的身份随时受到威胁,显得格外珍贵,人必须要为界定自己的身份而抗争。

3 学习作为“行动者”的知识,学会选择和决策

前面,我们介绍了用于生存的工作知识、用于理解周遭际遇的社会学和人类学。我认为,除此之外,还需要学习有关选择与决策的知识,比如经济学和认知科学。

一般来说,经济学知识利于我们理解现实世界如何运转,以及了解政府的经济政策是好是坏。此外,学习经济学知识,有利于我们知道如何获取财富以及面对各种风险和诱惑时做出理性决策。
那,什么是经济学呢?

亚当·斯密在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里,对经济学的定义是“研究国民财富增长和分配的科学”。
1890年,新古典学派马歇尔在他的《经济学原理》里是这样写的:“经济学是一门研究人类一般生活事物的学问。它研究个人和社会活动中与获取和使用物质福利必需品最密切的那一部分。”
不过,奥地利经济学派的米塞斯认为,经济学绝非一种仅研究人类“经济方面”的努力和追求经济物品,以及人类如何改善其物质福利的理论。他在1949年出版的《人的行动》中指出:“它(经济学)是有关人的各方面行动的科学。选择,决定着人类所有的决策。在选择的时候,人们不仅仅在各种物质产品和服务之间,而是在所有人类价值之间进行取舍。”他认为,经济学是一门更普遍的科学,即“人的行动学”的一部分,且是其中最精致的一部分。还有,如今绝大多数人所采用的英国经济学家莱昂内尔·罗宾斯给出的定义:经济学是研究稀缺资源如何有效配置的科学。

我们知道,任何资源在一定条件下都是稀缺的,比如,一座城市学区房就那么几处,而想要入住的家庭却有千万万万,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作为稀缺资源的学区房应该如何分配?价格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价格的高低使得人们必须取舍权衡。这样由市场价格转为人的选择和行动。正如正如保罗·海恩、彼得•勃特克、大卫•普雷契特科他们在《经济学的思维方式》说的那样:

经济学并不是关于生产函数、完全竞争均衡、价格接受者或菲利普斯曲线的学问,经济学解释的是优化行为和交换过程的逻辑,是关于我们周围日常世界的学问。

生活并不会询问我们需要什么。它为我们提供选择。经济学就是试图教会我们做出这些选择的一种方法。

至于认知科学,则属于一门新兴的学科,是对心智和智能的跨学科研究,涉及哲学、认知心理学、认知神经科学、计算机科学、语言学、人类学六大学。人们常说的“认知升级”、“心智成长”、;社会所流行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都和认知科学有关。此外,认知科学还能告诉诉我们是如何接受信息,处理信息,表达信息以及进行选择和决策的。

认知科学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理解是由1981年诺曼给出的定义:

它产生于从不同观点对认知进行研究的汇流。认知科学是将那些从不同观点研究认知的追求综合起来而创立的新学科。认知科学的关键问题是研究对认知的理解,不论它是真实的还是抽象的,是关于人的还是关于机器的。它的目标是探寻智能和认知行为的原理,认知科学可望获得对人的心灵、教学与学习以及心智能力的理解,并且能够通过重要的和积极的方式发展智能装置以增强人类能力等问题的理解。

以上是广义的定义,狭义理解是说,它并不是一个研究领域,而只是一种理论假设。这种理论假设的基础是心智计算理论(CTM)——心智/脑是某种类型的计算机。在心智计算理论中,认知状态是指心理表征之间的计算关系,认知过程就是对心理表征进行的计算和操作。所谓心理表征,是信息或知识在我们心理的反映和存在方式。用认知科学家斯坦诺维奇的话来说,心理表征是心智使用的符号铭文。此外,斯坦诺维奇认为,从心智计算理论角度看,人的信念是记忆中的铭文,欲望是目标铭文,思考是计算,知觉是感受器引发的铭文,行动是目标引发的执行操作。

4 作为休闲的阅读

我们学习和训练有关工作的知识和技能,是为了更好地生存;我们学习和理解人类学和社会学知识,是为了在地球这颗宇宙星辰和个体在这片人海汪洋之中定位自己,特别是当我们面对周遭境遇,知道该如何与风浪和命运抗争。而学习经济学和认知科学,是为了更好地选择和决策。

那么,作为一种休闲,阅读,它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它可以让我们在奔波劳碌之后,憩栖在一处港湾,看云卷云舒。

我们可以把阅读当成在戏院里看戏,大脑是你的舞台,想象是帷幕。戏里的主角有将军和士兵、有企业家和职员、有国王和反贼、有微生物和星辰大海;我们可以从中体味,事物的兴衰更替、人物的喜怒哀惧怨恨情痴。

我们的阅读,可以是文学小说、诗歌散文;可以是地理游记、历史传记;可是商业战争、宗教神学,乃至哲学、科学。所有这些,都可以让我们在休闲之余重构经验。

需要注意的是,所有这些的阅读特别是文学、诗歌,都是用来体验而不是学习的;是用来想象而不是思考的;是用来使用而不是分析的。我们只需要阅读就好了。面对周遭际遇,阅读本身就会引领我们做出回应。

因为,它可以让我们沉浸其中,看着那些真正生活过、并常常挣扎过的人们;看着他们活着的时候就面对过我们今天遇到的很多问题;看着他们的挣扎与抗争、妥协与奋斗。这些体验,能帮助我们每个人更好地理解活着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及,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生活与生命。

小结

我始终认为,就像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一样,每个人应该有自己的知识观和学习观。

所谓知识观,它不是别人告诉你应该学习什么样的知识,而是你自己切身体验到的,察觉自身所必需的一种知识认知。

换句话说,它可能是一种生发自内心的知识需求,而非社会逼迫的知识焦虑;它可能是一套自我建构的知识体系,而非零散离乱的知识碎片;它可能是一种知识品味而非一种知识快餐;可能是一种知识“经验”而非知识“知道”。

它是道,以此为尺度,所遇各类知识合则选,不合则弃。道执心中,心自不迷乱。

实际上,以个人观之,许多人的迷茫,不论是生活上的还是工作上的,都是因为不明世,不知己。

不明世即不懂社会规则,当自我意愿与世俗冲突,自然倍受压迫、心生烦闷;不知己即不够自知之明,总想从“自我”出发丈量周围,自然跌跌撞撞、迷茫丛生。

用我个人的知识观来看,就是不懂社会学,不知认知科学。为何?前者可以让一个人知道世俗社会的“规矩”,知道你该做什么而不是你想做什么;后者则可以让人深入自己“心智程序”,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做而非那样想。

此外,对用于“工作”的知识和“阅读”的知识,以“矛”“盾”论,前者是“矛”,后者是“盾”。一者在进取,二者在底蕴。最终,当一个人懂进退,了自知,举矛则攻,提盾则护,那么他就是心安理得的。

至于学习观,则是知识观的上一层建筑。它解决你的是从哪里学、跟谁学、学习态度和学习效果的问题。

注:本文首发自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Be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