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iang's Blog

我们操作概念,实际上就是操作世界

一切外在的事物都是心理表征,我们借范畴化、概念和分类认识世界,它们建构了我们的感知,构成了我们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以及我们与其他人的关系。由此,不可避免地,我们出现种种偏差,比如刻板印象、框架效应、确认偏见、事后诸葛偏差、可得性偏差等。

或许,我们一直生活在大脑创造的虚拟世界里,通过不断纠正认知偏差,认识真实世界。一如我们使用的科学,通过放弃本质主义,不断证伪,对概念进行操作性定义得以进步。

在这一篇,我们就聊聊,我们如何操作概念——隐喻和类比——帮我们重新定义,认识世界,解决问题。

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

说起隐喻,我们大多是在文学上认识它的。比如「心之忧危,若蹈虎尾,涉于春冰」,比如「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比如「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这些诗句都含义隐喻。正如陈骙《文则》所言:「《易》之有象,以尽其意;《诗》之有比,以达其情。文之作也,可无喻乎?」利用隐喻、比喻等修辞,让文章更加生动形象。

那么,隐喻仅仅是文学上的一种修辞吗?不是的。认知科学家乔治·莱考夫和马克·约翰逊发现,不论是在语言还是思想和行动上,日常生活中隐喻无处不在,并且我们思想和行为所依据的概念系统是以隐喻为基础的。比如,我们常说的「节约时间」、「我在这件事上花了很多时间」、「别在浪费时间了」,实际上采用的就是「时间就是金钱」这个隐喻。比如,我们常说的「展望未来」、「回顾过去」,这是以方向作为隐喻来描述的。比如「他的生活非常空虚」、「自从工作以来,他感觉每天都很充实」,这是把生活作为容器隐喻来谈的。

我们用不知不觉间用隐喻来描述生活。反过来,隐喻可以帮我们有效地新事物。比如著名IT畅销书作者史蒂夫·迈克康奈尔在他的《代码大全》里就用隐喻为我们介绍了软件开发的几种类型。即使是对软件开发一窍不通的新手,通过他列举的几类隐喻,也能很快明白软件开发过程的几种模式及其特点。比如以「写作」为隐喻的代码编程、以「牡蛎制造珍珠」生长隐喻描述的增量式开发。还有「建筑」隐喻的软件开发——问题定义(建造哪种类型的房子)、架构设计(建筑的总体设计)详细设计(建筑蓝图)、构建(地基打造、房屋建造、水电气安装)、优化(家居装修)、软件评审(检查工地)。以及视各种软件知识、技术为工具的「工具箱隐喻」。

通过隐喻理解自己

对外,我们用隐喻来认识新事物;对内,我们也有隐喻来理解自己甚至治疗自己。

比如,当我问,请你介绍下自己吧。你会怎么回答?你会说你叫什么名字,你出生在哪个年代,来自哪里,经历过什么事情,其中令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或者你还会告诉我的爱好,你的计划或者说理想。

让我们看看,你的回答框架什么?是故事式的隐喻。你把自己的生活从开始到现在,组织成了一个连贯的叙述。它有角色——你以及你经历当中的伙伴;有背景和情节——你的出生地及经历;有发展阶段——你原先是什么、做什么,现在是什么、做什么;还有若隐若现的因果关系——过去的你与现在的你两者之间的关系。为什么是故事隐喻呢?或许就像人类学家布鲁纳所说的那样,故事一开始就已经包括开始和结束,因而给了我们框架,使我们得以诠释现在。

从我们下意识的自我介绍中就可以看到,我们根据「人生是个故事」的隐喻理解人生经验。并通过不断寻求这个个人隐喻来把我们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梦想、希望等突显和连贯起来。事实上,我们不断地讲述自己的人生故事并据此生活。它构成了我们的「人生脚本」——一个形成于幼年、受到父母强化、被生活事件证实并经过选择达到高潮的人生规划。

当然,在讲述人生故事中,不可避免地,我们会忽略和隐瞒许多东西,从而陷入种种困境——或迷茫,或自证预言,或出现受害者心态,或错失机遇。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在心理治疗中出现了「叙事疗法」。这种方法主要通过帮助当事人找出遗漏片段,使问题外化,从而引导当事人重构积极故事唤起改变内在力量。与其说,是一种治疗过程,还不如说是一种理解自我的过程,是一种不断为自己构建新故事的过程。

通过隐喻解决问题

现实世界足够复杂,我们无法一一穷尽,于是通过已知的事物来理解未知成为了一种便利办法。隐喻和类比就是这种描述「是什么」的代表。比如,时间相当抽象,且有非常珍贵,于是与人人珍而视之的「金钱」相连使之形象凸显;人生足够复杂且跌宕起伏,于是用「故事」来描述使之清晰明了。

实际上,创造发明和解决问题——我们认识世界中的重要阶段——一直就是在求解未知。而隐喻和类比也常常是非常好用的方法。比如苯环的结构和化学家凯库勒梦中的蛇;魔术贴和梅斯特拉尔狗身上的芒刺;雷达和蝙蝠回声定位…隐喻和类比在科学领域中发现例子多不胜举。而在企业生产,也不乏这样的例子。

比如,松下电器2000年研发出的世界上第一台离心脱水烘干洗衣机。日本家庭妇女要洗涤毛毯等笨重的衣物时,必须要花上一天的时间,这样没有心理准备根本不做不下来。而当时的鼓式洗衣机因为其笨重、洗涤衣物褶皱且不易烘干,人们及时有这个需求也不喜欢使用。于是日本松下电器开始了研发之路。因为之前(1998年)他们已经生产出了离心洗衣机——脱水后的衣物不会缠在一起——有效避免了褶皱,同时也为衣物烘干创造了便利条件。但其中还存在一些技术问题。即一般洗衣机会从上向下输送暖风,使得上面的衣物干得快下面的衣物干得慢,而想要在短时间内烘干所有衣物的话,必须使它们在适当的时候调换位置,但让其自动进行是非常困难的。那么,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洗衣机的暖风吹到衣物的每一处?

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一名技术人员突然想起了「中式铁锅」——厨师端着铁锅一边颠勺一边炒菜的样子。这个颠勺的动作能不能在洗衣机里用机械的方式实现呢?最终他们在离心洗衣机里面安装了一个 U 形涡轮,就像中式铁锅一样,在送入暖风的间隔中使涡轮一点点转动,推动衣物上下翻转。就这样,新型的洗涤烘干一体的洗衣机——离心脱水烘干洗衣机上市,短短一年后其市场占有率迅速攀升至11%——原先类似功能的鼓式洗衣机的需求量仅占市场的0.4%。

这个例子来自野中郁次郎的《创新的本质》。书中列举了日本13家知名企业将知识管理、知识创造应用于企业创新的案例。无一例外,隐喻和类比在其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隐喻与类比

来源:知识创造的企业

上图是野中郁次郎在他的另一本书《知识创造的企业》里的插图,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比喻和类比在本田、佳能和松下产品研发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野中郁次郎是日本一桥大学国际企业战略学院教授,有“知识管理理论之父”的称呼。他提出的 SECI 模型—— 知识转换的四种模式—— 的共同化(S)、表现化(E)、联结化(C)、内在化(I)。在这四种模式中,比喻和类比可以有效地将暗默知识转化为形式知识,这种对概念的操作促发了企业的创新。

实际上,问题解决和产品研发中,只有将暗默知识(概念)表现出来,才能找走出黑箱区,形成看得见的产品。而阿基米德从浴缸里跳出来的啊哈时刻——创造发明中所谓的灵感和顿悟,就是在未知区或是黑箱区找到了合适的隐喻和类比,将未知与已知联系并表现出来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重新定义的过程。

小结

可口可乐前董事长伍德鲁夫曾有一句名言:

假如我的工厂被大火毁灭,假如遭遇到世界金融风暴,但只要有可口可乐的品牌,第二天我又将重新站起。

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则在《人类简史》中借标志公司的例子指出:

只要有个法官下令强制公司解散,虽然公司的工厂仍然存在,员工、会计师、经理和股东也继续活着,但标致公司就这样消失了。

在人类社会,我们操作概念实际上就是操作世界。如果说直接的描述「是什么」是一阶操作,那么利用隐喻和类比的「重新定义」则是二阶操作,通过组合概念的属性,迁移彼此的特征和关系,打破原先集体约定的框架,就能看见真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