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iang's Blog

我们的行为刻画了我们的样子

“你懂什么叫未来吗,史考特?未来就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的回报,而你现在只是一味的放弃。相信我。这样是没有未来的。史考特,但愿你生活中别像这样轻易放弃,因为生活本身比橄榄球艰难的多。”

电影Touchback 中,热爱橄榄球的史考特,回到过去,做出和原来截然相反的选择,选择了他终于明白的最重要的东西。而我,却希望坐上时光机,和未来的自己见面。

借我一双上帝之眼,看透命运的迷雾

《杀鹌鹑的少女》有一段让人唏嘘的话: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的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对当事人来说,那一天是或许像往常一样普通,但在上帝的眼中,一个人的命运之轮在那天轰然转动。

马文·明斯基在《心智社会》里 ,借人们描述难以理解的事物说明,当我们生活中遇到非常难解的谜题,无论是拼凑破碎的瓷罐还是组装大型机器的齿轮,在看到剩余的内容之前,你无法理解任何一个单一的部件。

这让我想起了乔布斯的那次在斯坦福的演讲:

再次说明,你在向前展望的时候不可能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你只能在回顾的时候将点点滴滴串连起来。所以你必须相信这些片断会在你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你必须要相信某些东西:你的直觉,命运,生活、因缘。这个过程从来没有令我失望(let me down),只是让我的生命更加地与众不同而已。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乐高式的人生。我们对已组装的过去,了若指掌,而对未拼接的未来,却又茫然失措。所以,斯坦诺维奇在《超越智商》里提醒我们:

我们在生活中做过数不清的决策,但真正对生活满意度产生影响的仅仅是决策中一个很小的集合而已。决定从事的职业领域,从事哪一份工作,与谁结婚,如何投资,定居在哪里如何置业,以及是否要孩子,当我们几十年后回看人生时,也许正是这几个简单的问题,决定了我们人生的全部。

懵懂与明白;模糊与清晰。前者,在生命迷雾中,无知觉地选择,一路跌跌撞撞;后者,看清了前方,明了命运的每一个关键时刻,成了梦想实现家。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条通向自身的道路

博尔赫斯在《塔德奥·伊西多罗·克鲁斯小传》里描述克鲁斯的命运转折之时,写道:任何一种命运,尽管它也许是漫长而复杂的,实际上却反映在某一瞬间,正是在那一瞬间,一个人永远明白了他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哪一瞬间?

我常常幻想未来的景象,梦想自己可能会成为的角色,或许是诗人、预言者、画家等等。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写诗、预言或作画,任何人生存的意义都不应是这些。这些只是旁枝末节。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

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是先知还是罪犯——这些其实与他无关,毫不重要。他的职责只是找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他人的命运——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

黑塞在他的《德米安:埃米尔·辛克莱的彷徨少年时》这样写道。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找到自己的命运。

他说: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条通向自身的道路,都是对一条道路的尝试,对一条途径的暗示。没有人曾经完全成为他自身;但是每个人都在努力变成他自身,有的人模糊,有的人清醒一点,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努力。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出生时的残余,史前世界的黏液和蛋壳,一直到生命的终结。有些人永远成不了人,始终是青蛙、壁虎、蚂蚁。有些人表面是人,内里是鱼。但是就人而言,每个人都是大自然的一个创造。所有的人都有着共同的来源——母亲,我们大家都来自同一个深穴;但是每个人——来自深处的一个尝试和创造——都在努力达到他自己的目标。我们可以相互理解,但是显然只能靠每个人自己了。

但既然命运是自己的,自我也是自己的,为什么要假手于人呢?为什么要去寻找,要寄托远方,寄托那不确定的未来?

人生不是有关找到自我,而是创造自我。创造过个无数个人物世界的剧作家乔治‧萧伯纳如是回答。

所以,博尔赫斯说的「那一瞬间」是哪一瞬间呢?

是看穿命运迷雾的瞬间,是打破时空禁锢,看见自己未来的那一瞬间。

是能够反过来,在现在将未来一个个可能串联起来的那一瞬间。

![Touchback]https://ws2.sinaimg.cn/large/006tNc79ly1fj83denv0pj31jk10w445.jpg)

如何看见未来?未来不在远方,她不属于上帝,也不属于旁人,只在于你自己手中。正如电影 Touchback 中,教练对史考特说的那样,你懂什么叫未来吗,史考特?未来就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的回报

“如果我们被踢出门去,董事会找来个新首席执行官,你认为他会怎么干?”

“他会立刻退出存储器的生意。”

“为什么你我不能自己走出那扇门,然后再回来,由我们自己这样干呢?”

这是 1980 年代英特尔陷入危机时,格鲁夫与摩尔的对话。此后,英特尔退出了芯片业务,裁掉 7200 个职位,这个数字接近英特尔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并关闭 7 座工厂,英特尔正式变成了一家微处理器公司。

是谁改变了这家世界500强企业的命运?是格鲁夫,当时这家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自己,而不是其他人。

我不想,每一次从头再来,都是在头破血流之后

命运是什么?命运啊,说是注定,不如说是你忘了是在何时做了选择,尤其你在无知觉下的关键选择。

我们一生的选择里,从数量上来说,至少有成千上万个,但多数都是「熨洗衣服类决策」。而关键的选择,仅仅二十几个。所以,做正确的事,比正确做事更重要。但我们总是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

想一想,我们一生中做的事,有多少是可以积累的?有多少是一次性消费?有多少是厚积薄发的,有多少次都是从零开始的?

是不是每一次从头再来,都是在头破血流之后?

早起、阅读、写卡片、每周千字文、记录时间、写反省日志…,一个个良好的学习习惯、生活习惯,你是否养成?反馈分析法、10倍思维、压力测试、思想实验,这些刻意练习的方法你是否在使用?

人工智能之父马文•明斯基曾这样形容人类:天才和普通人一样,都是有血有肉的机器,只是天才的效率更高而已。
习惯就是给有血有肉的机器人编程,让它某些行为可以自动化运行,降低自己的认知负荷和心理损耗,去关注应该做的事。因为,人生的选择和诱惑如乱花,迷人眼。

T·S·艾略特曾这样定义人与行为:

Our deeds determine us, much as we determine our deeds.

我们的行为定义了我们,就像我们定义了我们行为一样。也就是说,是我们的行为和我们自己刻画出了各自属于自己的样子。只是,大多数人如一尾尾游鱼,懵懵懂懂,当时只道是寻常;只有少数人,通过阅读、观察、反省,在命运长河的浪腾里,奋力一跃,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由鱼展翅,化鹏而去。

或许有一天,你一抬头发现有一双眼注视着自己…我希望,那不是上帝,那是未来的你,看着现在的自己。

Becomging

许多时候,道理都懂,你就是不做。人与人间的差距由此而来。所以,我在知识星球上创建的小密圈 Becoming ,目的是通过培养习惯、刻意练习,给自己的行为和心智编码,通过一次次的乐高式组合,用行动刻画自己的样子。如果你感兴趣,可阅读原文了解。或者直扫描加入。

行动的选择权在你手上。未来的样子,也由你雕刻。只是许多人把这项权利交给了父母、家庭、老板、同事,唯独没有自己。这个道理我也是2016年才醒悟,而行动现在才开始,可见反应之慢。

小密圈

ChangeLog

170905 修订
170904 增补
170903 创建

选择了他终于明白最重要的东西。
你需要的不是一次重来的机会,而是坚持下去的信念。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