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iang's Blog

写作即学习即创造

大约是在6月,我读《既见君子》,开篇见「曹子建」。末段里惠勒的一句话,让我惊了一下——要想了解一个新的领域,就写一本关于这个领域的书。

我怔住了。你要知道,在此之前的3个月,我在学习「认知写作学」时,阳老师说过同样的话。

学习有三个隐喻:获得、参与、创造。第一个隐喻是「获得」,就像学生在讲台下听老师讲课。它是被动的,当遭遇「满堂灌」,学习者接收口径的大小对知识获取的多少有很大影响。然后是「参与」。所谓的体验式教学,翻转课堂都是基于此,学习者同讲授者共建学习情境,以此体验学到新的知识。它是半主动式的,而且需要老师的参与,也不适合成人学习。最后一个就说「创造」。所谓「教是最好的学」,其背后的实质也是如此。学习有多个步骤,ABCDEF ,跳过 BCDE ,从 F 开始倒逼,由输出开始创造,让输出倒逼输入,这样更多了狩猎知识的乐趣。

犹记得,当初听到「学习即创造」这句话时,像一次倒立,我看见大地变成蓝色,海水流向天际,地上挂满星辰。

「要想了解一个新的领域,就写一本关于那个领域的书。」这是量子物理大师惠勒的一句话。在《既见君子》里张定浩说,他看到这句话恍然大悟,「原来我对曹子建的写作就是这样的一种心境」。「古之学人为己」。所有言说与文字的努力,不是为了表达自己已经了解的一切,而是为了明白自己尚且有多少,不曾了解的事物。《马奇论管理》中大师的大师也曾过类似的话,“我写文章,与其说是未来表达我的思想,不如说是为了理解我的思想。”

是啊,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如果说,前两次的对学习定义是一种朦胧远观,看不真切,体会不透,那么今天马正平老师的例子,则让我有了一种实官感受。

在「为什么开设这门课程」里,他说,在大学里,最开始自己也像好学生那样,整天记笔记、整理笔记、考试笔记、忘笔记,这样的大学生活毫无滋味而言。直到有一天,在图书馆里遇到了陆侃如、冯沅君夫妇的《中国诗史》翻开序言,他被震到了。因为这本书是作者在大学里用三个暑假写成的。

「原来大学还可以这样过」。我想,这就像张定浩看见惠勒的那句话一样,马正平老师也被震住了。从此,他开始通过写作来学习。10 篇论文、2 本书稿、1 本诗歌,这是他在大学里的作品。而由写作训练出来学术素养和感性创作,则为他毕业后的工作提供了很大帮助。

惠勒之于张定浩《既见君子·曹子建》,陆冯夫妇的《中国诗史》之于马正平,一个个真实都在说明,学习是一种创造,而写作是最佳途径。

那为什么写作能够促进学习?

你有为毕业论文翻遍图书馆的经历吗?你有为了一篇市场调研报告翻遍网络的情形吗?甚至,你有为了引用一句名言或论据而翻箱倒柜吗?

你的体验如何?你搜肠刮肚、翻箱倒柜的辛勤和找到那段知识的喜悦是否还记得?想必,为此而找到知识到如今还印象深刻!

这就是研究性学习,研究性写作。研究是走捷径的艺术。写文章就是在综合学习、它是探索性的、是研究性的学习。

当你去写文章的时候,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要论述清晰、要有理有据、要了解背景与趋势。这样你会去搜集资料、学习文章或论文所涉及的历史、经济、心理学的知识。这样在写了大量文章或完成一本书后,你就建立了一个独属于你的、真实的、浸有自己汗水泪水血水的知识结构。没有这些,你之前读的所有知识都不是你的,还是书本的、老师的,前人的。

所以,去创作、去写文学作品、去写新闻报道、去写调查报告吧。如果你想要了解一个领域的知识,就去写这个领域的一本书吧!